老太原炕围画,“半壁江山”满屋辉_黄河新闻网

老太原炕围画,“半壁江山”满屋辉_黄河新闻网
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是老太原在描述日子过得润泽的一句顺口溜。“热炕头”尽管是家庭和睦温馨的借代词,但其间的“热”字还兼有着屋里大炕上的喜庆气氛,炕围画便是这喜庆气氛的“半壁河山”。  炕围画,老太原人俗称“炕围子”。曩昔,老太原人家的屋里多是以火炕为床,为防止火炕周围的墙皮掉落蹭脏衣服被褥,所以将环炕三面的墙面涂上了高约二尺的“围子”,再用浓郁的色彩彩绘出人物故事、亭台楼阁、山水名胜等等,恰似主人家坐拥着金碧辉煌的“半壁河山”。  与炕围画“朝夕相伴”的家里并不乏情味,尤其是在天寒地冻的寒冬,回到家里坐在暖洋洋的炕头上,“实景体会”着周边的美景,不管多么疲乏、多么烦躁的心境都会消融在这怡人的风景里。  老太原的炕围画尽管“土气”,但体裁丰厚,涵义颇深,有露籽的石榴,涵义多子多福;有喜鹊登枝,涵义喜事连连;有花鸟虫鱼,涵义美满幸福;有胖娃迎福,涵义家丁兴隆……每幅画都绘声绘色,让干巴巴的屋里“活”了起来,给人以美轮美奂的享用。  有的人家的炕围画还外延到了灶头(锅台)上,产生了灶头画,由于老太原人家的炕头与灶头实为一体,所以灶头画与炕围画相连,却与炕围画的内容不同。灶头画构图单一,灶王爷居多,也有孔雀、牡丹、凤凰及年年有鱼等,起着祭灶的功用,可谓是炕围画的“龙头”,犹如今日客厅里的“电视背景墙”,外人进屋即可管窥一斑。  如此美好的炕围画,由于创作者属民间画工,所以官方史书并没有记载其来源,但老太原人坚信着一个传说,它便是出自于咱太原的傅山先生之手。  相传,明朝消亡后,傅山先生由于积极参与反清复明活动,遭到清政府虐待,家人离散,各自逃命。其女儿一家逃到了包头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落户。人生地不熟,环境又恶劣,生计极为不易。此刻正在南边安排反清复明活动的傅山知情后,从千里之外赶来探望女儿。时值冬天,凄凉的风景和女儿瘦弱的面庞,让傅山万分挂心。临行日期渐近,别离在即,怎样才能减轻女儿怀念故土、亲人之苦呢?傅山想到了绘画,他决定在女儿屋里的炕围周边绘上故土的山川面貌、花草珍禽,使女儿面临这些风景就好像回到了故土,回到了自己身边,以画面来聊慰女儿凄苦的“乡愁”。所以傅山提笔作画,在炕围边墙上绘就了一片山清水秀、莺歌燕舞的内地风景。身在异乡的女儿看到眼前绘就的这些了解的出轨景象,心境不由豁然。?  傅山走后,女儿全家一向日子在这里,由于炕周边有了父亲的绘画,他们的精力有了安慰,日子也比曾经有了少许高兴。传闻傅山画的鸟儿在拂晓时会腾跃鸣啼,绘的花草会顶风摇曳。周围人们传闻后纷繁来观看,无不称誉。所以有人就请画工描摹傅山的炕围画,制作在自家炕上,公然满屋生辉。后来人们纷繁仿效,炕围画这一方式迅速传播,越传越远。  可这毕竟是传说,老太原的炕围画早在唐宋时期就有了雏形,它应是脱胎于宫殿岩画后的“山寨版”,传说承载了老太原人的乡愁,几百年来的乡愁又让这秀丽的“半壁河山”成为龙城一方的文脉,以此传承而来的室内装饰画、墙贴画等让龙城人的日子又变得愈加绚丽多姿、斑驳多彩。